主页 > 运动 > 正文

贵人鸟退市风险:12亿资产被冻结 国民品牌为何溃败?

2020-03-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继中国鞋王富贵鸟倒下之后,另一家鞋业巨头——贵人鸟亦临风险。
 
  3月19日晚,贵人鸟再次发布风险警示称,公司2018年度归属净利润为负值,预计2019年度归属净利润仍将为负值,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与该公告一同发布的,还有公司新增资产冻结、控股股东所持部分股份被司法变卖的消息。
 
  贵人鸟于2014年上市,头顶“A股体育品牌第一股”的头衔,资本市场上一度风光无限,总市值最高达逾400亿元。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登陆A股之后没多久,2018年,危机开始逐渐显现。伴随着债券违约、资产冻结、股权拍卖等一系列负面消息,贵人鸟的股价一路下跌,如今市值仅剩21亿元。 
 
  前有富贵鸟破产,后有贵人鸟深陷债务危机,另一家国民服装品牌拉夏贝尔也在风险之中。
 
  近年来,为何国民鞋服品牌屡屡溃败?
 
  陷退市危机
 
  业绩预告显示,贵人鸟2019年归属净利润亏损7.65亿元到亏损9.15亿元。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主要是销售费用增加、存货减值和信用减值造成的。
 
  贵人鸟称,2018年末起,贵人鸟品牌在14个重点省级区域的销售模式从原来的“批发”改为“直营+联营/类直营”并调整对经销商的支持政策,导致公司2019年全年新增较大的终端渠道人员薪酬、终端销售及返利等费用,预计影响2019年当期损益约-1.8亿元;此外,存货跌价损失金额约为1.2亿元;信用减值损失金额为4.83亿。 
 
  由于贵人鸟2018年度归属净利润也为负值,按照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即将被“ST”。
 
  隐藏在退市风险之后的,是贵人鸟巨大的债务黑洞。
 
  2019年11月11日晚间,贵人鸟公告披露,债券金额高达5亿的“16贵人鸟PPN001”不能按期足额支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这是贵人鸟首次出现债务违约,流动性危机开始暴露。
 
  根据贵人鸟去年三季度的财报,公司账面资金仅有1529万元,较期初余额减少89.64%。然而有息负债已达26亿元,占总负债的78.52%,其中短期债务就达25.98亿元。
 
  经营困难、经销商拖欠货款成为拖垮贵人鸟的核心原因。由于公司回款减少,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13亿元。
 
  这从近日贵人鸟公布的诉讼纠纷可见端倪,由于货款纠纷,公司与多家经销商对簿公堂,近日8家原贵人鸟品牌经销商成为被告。
 
  此外,银行抽贷因素也让贵人鸟的资金链条断裂,在去年半年报中,贵人鸟直言融资艰难,有部分金融机构抽贷。
 
  进入2020年,由于流动性危机导致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发生。
 
  3月19日的公告显示,公司新增部分资产被冻结,本次新增被冻结资产的账面价值为8426.68万元,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被冻结资产账面价值为11.7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资产总额的24.72%。
 
  目前,公司仍然面临大额债务违约风险。由于债务逾期,公司未来仍将持续面临诉讼、仲裁、资产被冻结等不确定事项。
 
  而同日发布的一份股权变卖公告显示,控股股东的股权无人接盘。
 
  此前控股股东持有的股权在京东司法拍卖平台进行第二次拍卖,但该次拍卖流拍。本次拟将贵人鸟集团持有的469.5万股以第二次拍卖保留价4.2元/股乘以股票总数即总价1971.9万元作为变卖底价,在京东网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拍卖平台进行变卖。
 
  曾经的鞋业巨头
 
  贵人鸟公司位于福建省晋江市,该市是我国最大的运动鞋服产业集群所在地,素有“中国鞋都”的美誉。
 
  对于80后、或90后来说,贵人鸟是一代人的记忆。曾经的热门商圈中,贵人鸟的门店随处可见。影视明星刘德华、张柏芝还曾被邀请担任公司品牌代言人。     
  上市前三年的2010-2013年,是贵人鸟的上升期,年度营收稳定在了25亿左右。门店也在不断扩张中:2010-2013年,贵人鸟终端销售门店从4047家一直增加至5560家。
 
  2014年,贵人鸟登陆A股。在公开报道中,有媒体这样形容贵人鸟在资本市场的新征程:“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2015年牛市来袭,贵人鸟的市值一度飙升至400多亿元,一时风光无限。也就是在这一年,贵人鸟创始人林天福,以190亿身家登上泉州首富之位。
 
  但在此之后,贵人鸟开始走上下坡路。2014年,公司门店首次出现负增长,到2018年,门店减少至3526家。
 
  回头来看,彼时贵人鸟的高市值不过是一种“虚胖”。一系列资本运作推高的泡沫,将贵人鸟推向险境。
 
  上市之后,林天福已不再满足于贵人鸟仅只是生产、销售运动鞋服,开始实施公司的全面战略升级——要将贵人鸟打造“全能体育”公司。 
 
  以此为导向,贵人鸟展开了一系列频繁的资本运作,涉足体育产业、游戏、保险等多元化产业。
 
  2015年,贵人鸟以2.4亿元入股虎扑体育,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2016年,贵人鸟宣布以2600万美元拿下美国篮球装备品牌AND1截至2047年6月30日在大中华区的独家商标运营权。
 
  2016年6月,贵人鸟以3.83亿元现金收购体育用品零售商杰之行50.01%的股份;同年8月,以3.825亿元收购厦门名鞋库51%的股权。
 
  2016年12月中旬,贵人鸟公告称,拟与新疆广汇实业投资、红豆集团等7家公司发起设立安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涉足保险领域。 
 
  2017年,贵人鸟又出资3.675亿元收购名鞋库剩余49%股权;并由杰之行以1.5亿元认购湖北胜道体育45.45%股权;此外,以2000万欧元拿下了PRINCE在中国和韩国的市场授权。
 
  虽然这些并购让贵人鸟的总资产加速上升:从2014年的42.06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75.83亿元,但收购后结果却是屡屡亏损,留下一地鸡毛。
 
  为何国民品牌屡屡溃败? 
 
  盲目扩张是元凶。
 
  资本市场无新事,贵人鸟的跌落和富贵鸟的经历如出一辙。
 
  2019年11月25日,富贵鸟从港交所退市,一代鞋王陨落。市场在复盘富贵鸟的经历时,结论纷纷指向金融业等多元化转型的失败。
 
  2013年富贵鸟在港交所上市,但上市后并不顺利。2014年之后,富贵鸟的业绩直线下滑,2016年富贵鸟业绩下滑趋势进一步扩大,2017年,富贵鸟净利润由盈转亏,约亏损1089万元。
 
  为了改善业绩,富贵鸟不断尝试转型和多元化发展。曾经进军童鞋童服市场无果而终,之后便转投金融、房地产、矿业,但均以失败告终。     后有来者,被称为“中国版ZARA”的拉夏贝尔如今似乎也在走贵人鸟的老路:疯狂开店和并购。
 
  在国内,拉夏贝尔是中国快时尚的佼佼者。2014年,欧睿报告显示,拉夏贝尔的市场份额一度超过了ZARA。拉夏贝尔的开疆拓土是通过开店迅速实现的。2017年底,拉夏贝尔的门店数量达到了9448家。
 
  线下大举开店的同时,拉夏贝尔还在大手笔买买买。2018年,公司通过控股公司陆续拥有或者推出Siastella、OTR、GARTINE等品牌,通过联营、参股方式陆续支持或参与MairaLuisa、Tanni等品牌发展;同年,以超6亿元收购法国品牌Naf Naf SAS。
 
  同样在2018年,拉夏贝尔出现了明显的业绩失速。当年财报显示,公司营收增速为13.08%,净利润亏损1.6亿元,同比下降132%。与此同时,拉夏贝尔门店数量开始减少,下降为9269家。
 
  到2019年,拉夏贝尔经营情况进一步恶化,截至目前,公司虽未发布年报,但三季度净利润已经亏损8.2亿元,同比下降444.7%。
 
  拉夏贝尔最新的公告是3月11日发布的一份诉讼进展,美好家园起诉公司全资子公司承担因撤出商场并提前终止租赁合同对其造成的所有损失,拉夏贝尔二审上诉最终败诉。这场纠纷成为拉夏贝尔当下经营境况的一个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