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商 > 正文

拼多多很想入股国美

2020-04-24    来源:零售老板参考        作者:

拼多多认购国美“可转债”,消息一出,国美股价应声上涨30%,这种情景上一次出现,还是传出黄光裕要提前出狱时。

4月19日晚上,拼多多对外宣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期限三年,票面年利率为5%,初步转换价为每股1.215港元。

这一价格较国美周五收盘价0.73港元,溢价66.4%。可以说拼多多是给足了国美面子,投资人也乐见其成,从股价的上涨就能看出。

这次合作中的一个重点是,如若拼多多最终全部行使转换权,将最多获配12.8亿股国美新股份,约占国美发行转换股份扩大后股本的5.62%。

所谓“可转债”,就是现在是债券,之后可以转换为股权的东西。拼多多可以在三年债券到期后,收本金、拿利息;也可以在按照上述预定转换价格,把债券转换成为股票。

简单理解就是,拼多多和国美先以借钱的方式把业务绑定在一起了。不过最后能不能以入股的方式绑定成功,还要三年“试婚”后双方再作决定。

为何是可转债

对于5.62%的股权,很多人可能没有概念,别看这小小的百分之五,它已经能让拼多多成为国美在黄氏家族之外的第三大股东。

在去年国美的年中报中,国美对公司股权信息进行了披露。

拼多多很想入股国美

从以上财报截图中可以看到,公司前八大股东中,除了明确写出的前两大股东黄光裕和杜鹃,从第三到第八的实际控制人依然是黄氏夫妇。

如若拼多多成功入股,国美的总股本将变为228.42亿股,黄氏夫妇的持股将相应稀释,比如作为第一大股东黄光裕的股份将稀释为47.5%,而拼多多将成为除方舟信托之外的“唯二”大股东,位列国美第三大股东的位置。

不过,虽然拼多多以溢价66.4%给出了充分的诚意,但骄傲如黄光裕,并不见得愿意稀释自己股份。而作为现在国美实际当权者,一直替黄光裕守着家业的杜鹃,应该也希望还一个完整的国美给即将出狱的黄光裕。

这也是双方会以可转债的“借钱”形式,先行完成双方的深度绑定。

不过当前的国美不管是在现金流还是业务层面,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通过可转债的形式,才能一举解决现金流和销售不力的业务困局。

截止2019年,国美负债637亿元,流动负债净额高达130.69亿元(去年同期为33.96亿),而国美截至2019年底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1.87亿人民币,也就是说国美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中。

按照国美在财报中的说法,公司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资金使其能够持续经营,一来是银行融资,二来是变现一些投资或物业,实在不行还能进行股权或债务融资。目前来看,国美是不得不走了planA、planB之外的终极选项——债务融资。

此外,我们从历年财报可以看到,国美的流动性这两年一直不是很好,并处于持续恶化中。从下图中可以看到,国美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近几年都在不断下降。

拼多多很想入股国美

2月底,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将国美零售列入负面评级观察中。标普认为,国美零售本已经营业绩承压,加之疫情影响,其财务缓冲可能不够,且可能面临流动性风险。

2019年,国美零售的销售收入为594.83亿元,亏损25.9亿元。对比昔日老对手的苏宁,同期收入为2703.15亿元,净利润110.16亿元。

亏损25.9亿元,相比2018年的历史最高记录48.86亿,已经算是好的了。而亏损的收窄的背后,某种程度上是靠“抠”出来的。从2019年财报中可以看到,国美的各项费用都在大幅下降,在“集团对费用的控制加强了力度”的背后,是一个在“抠缩”和保守做派下步步落后的国美。

《零售老板内参》此前一篇关于国美的文章中提到,在黄光裕的妻子杜鹃、妹妹黄秀虹、铁杆部下王俊洲等人,联手解决了“陈晓夺权”事件后,国美就一直处于“守业”状态了。

近些年的国美,看起来是一年比一年吃力,永远在扮演着追风者,频繁的变换战略,又总是比别人慢一拍。

以至于在一年一变的战略下,依然没有太大气色,从财报来看,门店收入不增反降,新业务贡献收入依然很小。时至今日,国美依然是一家家电销售占比超过90%的零售商,实体卖场依然是贡献收入的主力。

不过在这些年的折腾下,门店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其旗下1308家可比较门店的的总销售收入,从去年的519.77亿元下降4.45%至496.64亿元。新业务(包括柜电一体、家装及家居等)的收入的占比虽然有所提升,但贡献并不大,仅有8.98%,最后反映在整个收入大盘上,就是整体同比下滑。

所以目前国美能想到最快的提升业绩的方式,就是拓展销路。作为杜鹃准备给黄光裕恢复自由的“最好的礼物”,国美的线上业务做的一直不好,时至今日,国美的线上和线下,依然是两个业务,两套班子,两种目的,互不交集,互不赋能的存在。

但线上又是国美不得不拿下的一块,借力拼多多就是一个不错的选项。早在2018年,国美就入驻拼多多的品牌馆,后又在不久前入驻了此前的劲敌京东,以“店中店”的形式,为自己续点命。

在这次“有金钱相关的”合作后,国美与拼多多的绑定会更加深入,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国美将在拼多多上全量上架商品。

不过如前文所说,虽然想借力拼多多,但国美却并不见得想出让股权。所以国美采取了可转债的形式,解决现有困局的同时又能保留股权完整性,将3年后股权转化的最终决策,留给即将出狱的黄光裕。

拼多多打的算盘

对于拼多多来说,国美的重要性亦然。比起直接的股权投资,可转债能够给拼多多足够的缓冲空间,对合作的顺畅程度与成效做出评估。

认购可转债大不了三年后收回本金和利息,但如若直接股权投资,就得承担股票下跌的风险(国美这些年的股票表现,众所周知)。

有人会拿拼多多联手国美与当年阿里联手苏宁类比,但实际上二者的性质完全不同。当年,阿里联手苏宁的更多在于钳制京东,而此次拼多多的重点更多在提升客单价、品牌商品数量、平台美誉度、GMV等所有业务指标。

过去两年,拼多多一直在忙着打假,修复受损的品牌形象。通过引入知名品牌来树立正面形象,是拼多多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的一大动作。